跳到主要内容区块 top




:::
【麦田里的守望者】

“无论如何,我总是会想像,有那么一群小孩子在一大片麦田里玩游戏。……我的职务是在那里守备,要是有哪个孩子往悬崖边跑来,我就把他捉住—我是说孩子们都在狂奔,也不知道自己是往哪里跑,我得从什么地方出来,把他们捉住。我从早到晚就在做这件事。我只想当个麦田捕手。”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沙林杰 J.D.Salinger《麦田捕手 The Catcher in the Rye》

 

文|林佳勋   摄影|何维纲


社会上有一群人,因着爱、使命与热忱,愿意伸出双手接住每一个在悬崖边缘徘徊的人,他们的名字是“社工”。

伊甸基金会自1982年成立以来,服务对象涵盖儿童、成人和老人,不论个案的背景或处境有多复杂,在整个服务过程中,总有社工殷切忙碌的身影在其中。他们既是前锋也是后盾,就像麦田里的捕手般,站在悬崖边战战兢兢地守备着,只为接住每一个可能掉下悬崖的“孩子”。

在宜兰教养院服务10年的社工组长林政颕不讳言,社工也是人,有时遇见难以沟通的家属,或是家庭状况特别复杂难解的个案,不免会感到挫折、心累。初入职场几乎整天On call(随时待命)的日子,也让家人颇有微词。但随着工作流程日渐完善、职场支持稳固,工作和生活的界线不再模糊。走过10年,他也曾有过放弃的念头,但见到个案因着他的服务,境遇有了改善,他就觉得值得了。

年轻的社工陈珮瑜则表示,自己在学期间,曾经坚持未来不走身障领域,但因着在宜兰教养院服务的机缘,心态上有极大的转变。过去曾因不了解而畏惧身障者的她,与住民们相处之后,发现他们的脱序行为并非出于恶意,而是因为无法自我控制,此后面对突发状况也就能泰然处之。现在带住民们外出时,见到旁人不友善的眼神,陈珮瑜反而会在心里默默为住民抱不平。


在伊甸嘉义市居家式长照机构服务的居服督导员许芳瑞则认为,学生时代实习跟实际进到社会工作的现场仍有很大的不同,目前担任居家服务督导的她,开始肩负责任,有责任就有压力,但随之成长的是看待事情的角度也提升了。藉著陪伴,社工的工作性质使年轻的社工陪着经历好几倍的人生,不仅有助人的热忱,更以处世磨出的智慧历练,带着温情服务人群。

透过在第一线服务的社工之眼,我们看见隐藏在社会角落里,那些亟待救援的无助人们,以及他们微弱的呼救声。社工是人不是神,却因着爱、使命与热忱,即便面对没有血缘关系的弱势族群,也愿意默默付出,伸出双手接住每一个在悬崖边缘徘徊的人。
 

TOP